老婆听说你暗恋我 - 1.夜半大火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夜,寂静无声,天幕上,一轮残月被云层遮住了大半,只露出一角,云城已经进入了流火的夏日,即便到了夜里,依旧闷热得厉害。

    云城近郊一处私人庄园内。

    慕云晞洗完澡,正窝在房间里做作业,她今年十二岁,就读于云城最好的私立学校——云城中学。

    忽然,楼下传来东西碎裂的声音,还有一声女人的嘶喊,她握着笔的手一抖,随即放下笔,想也不想地跑下楼。

    客厅里,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正坐在地上,手里拿着一瓶酒,地上是几个已经空了的酒瓶子,而在她不远处,还有一地碎裂的玻璃。

    那是刚刚被她砸碎的酒瓶子,未喝完的酒液洒落一地,在米白的瓷砖上分外显眼。

    慕云晞的视线落在女人的身上,女人眼眶通红,脸上还带着未干的眼泪,醉醺醺地坐在地上,似哭非哭,似笑非笑,对于她的到来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微微一转,就看到了被女人放在一边的相框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男人的照片,目测三十多岁,温润儒雅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父亲慕向南,九年前发生车祸,变成了植物人,至今未醒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慕云晞小声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女人抬眼,盯着她,那眸中的恨意与凄然让慕云晞小小的身子僵了僵,本能地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女人似是嗤笑了一声,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“滚回你的房间去。”女人,也就是妘璟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慕云晞没有走,定了定神,走到了妘璟的身边,蹲下身,想要拿走她手中的酒瓶子,却被她按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妘璟问道,喝了酒的嗓子干涩嘶哑。

    慕云晞解释:“妈妈,喝酒伤身,别喝了,要是爸爸知道了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记忆中,母亲每每想起父亲就会如今天这般,借酒浇愁,脾气也会变得十分古怪,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妘璟忽然一把推开慕云晞,神情狰狞地看着她:“不要跟我提那个混蛋,你也滚出我的视线,你们慕家没有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,眉心一皱,看向了自己的手,刚才她的手不小心落在了一片碎玻璃上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珠绽放在她的掌心,妘璟和慕云晞同时愣了。

    血液滴落,混合着地上的酒液,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酒的混合气味。

    妘璟像是忽然反应了过来,一把抱住慕云晞,哭着说道:“云晞,对不起,妈妈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皱着眉,强忍着手上的疼痛,安慰着母亲,“妈妈,我没事儿,你不要哭。”

    妘璟松开女儿,跌跌撞撞地跑到电视柜边,从抽屉里拿出了医药箱,又跑回慕云晞的身边,不顾地上的玻璃碴子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妈妈帮你包扎,很快就不疼了。”她说着,嗓音微颤。

    妘璟喝了酒,脑子昏昏沉沉的,手劲儿都控制不好,弄的慕云晞很疼,可她却伸着手,任由妘璟包扎着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包扎完了,妘璟又抱着她哭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云晞,妈妈真的不是故意的,妈妈就是心里难过,你不要生妈妈的气好不好?”

    慕云晞轻轻拍着母亲的背,轻声安慰:“妈妈,我知道,我不生气,真的,我不生气,只是你不要喝酒了可以吗?”

    妘璟胡乱地点着头,嘴里说着道歉的话,眼泪糊了一脸,也沾湿了慕云晞的衣服。

    慕云晞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将母亲劝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回到自己的卧室,疲惫地趴在桌子上,看着桌面上那张一家三口的合照。

    照片里,她才三岁,穿着裙子,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,笑得灿烂。抱着她的男人脸上含笑,微微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,目光慈爱,而站在他身侧的女子,则看着父女两人,眸光温柔。

    葱白的手指轻轻拂过照片上的人,慕云晞眼底含泪。

    爸爸,你什么时候才可以醒来?妈妈什么时候才能不喝酒呢?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半夜。

    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梦境,慕云晞从床上惊坐起,就听见门外有人拍门,房门被砸得砰砰响,伴随着妘璟惊慌地叫声。

    “云晞,云晞快出来,着火了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昏昏沉沉的脑子瞬间清醒,跌跌撞撞地跑去开门,结果刚一打开,就被烟呛到了,她猛烈咳嗽了几声,定睛一看,楼下火光冲天,她们已经被火海包围了。

    家里只有她们两个人,保姆晚上是不住家的。这是妘璟特意要求的,她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。

    妘璟身上穿着睡衣,见到慕云晞,将她推进了房间里,随即关上了房门,握着女儿的肩膀,急声说道:“云晞,你现在听妈妈说,等下妈妈帮你从窗户下去,你逃出去之后就往外跑,不要回头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慕云晞一怔,下意识地问道:“妈妈,你呢?”

    妘璟微微一笑,“妈妈自然是跟着你的,记住了,从窗户下去之后就跑,不要回头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木愣愣地点头,脑子还是蒙的。

    妘璟指挥着慕云晞拿着剪刀将床单剪碎,绑在一起。这里是三楼,没有床单的帮助,就这样下去是会受伤的。

    慕云晞剪着床单,手都是抖的,她的脸色很苍白,毫无血色,圆圆的脸上满是惊慌。

    妘璟抱出冬日的棉被,将棉被从窗户口扔下去,然后又将床单接好,挂在窗户上。

    “云晞,快。”妘璟催促。

    慕云晞被扯到了窗边。

    “快,从这里下去。”妘璟一边推着慕云晞,一边催促,神情焦急。

    慕云晞爬上窗台,手里抓着床单,眼睛里已经挂了泪珠,“妈妈,我怕。”

    毕竟才十二岁,还是个孩子,遇到这种事儿,害怕已经占据了她的全部思维。

    妘璟挤出一抹笑,安慰道:“不要害怕,有妈妈在。快下去,妈妈等下就跟下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烟雾已经从门的缝隙中弥漫进来,房间里的温度也在不断升高。妘璟和慕云晞被烟熏得不断咳嗽,慕云晞的眼泪已经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她的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妘璟见她还在犹豫,脸一冷,喝道:“下去!”

    慕云晞眼泪不止,“妈妈,我怕。”

    她恐高,平时就连高一点的地方都不去,飞机也不敢坐,更不要说从三楼跳下去了。

    妘璟脸色难看,卧室的门是木质的,火弥漫上来,已经烧到了房门口,再不出去,她们就算不被烧死,也会被烟熏死。

    “下去。”妘璟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慕云晞不敢往下看,颤巍巍地伸出脚,手紧紧抓着床单,犹豫着不敢动。

    妘璟见状,眸光微闪,神色一狠,狠狠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慕云晞尖叫着,身子已经向下坠去,她下意识去抓床单,却抓了空,指尖划过床单,身子直直朝着地面坠去。

    她先撞到了院子里的树枝上,最后落在了棉被上,发出“砰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被震碎了。

    她疼得叫了一声,转眼就看到了三楼正探着身子看着她的母亲。

    妘璟看着她摔在了棉被上,似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慕云晞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朝着母亲喊道:“妈妈,快下来。”

    妘璟冲着她笑,大声喊道:“快跑,不要管妈妈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脸色变了,“妈妈!”

    妘璟笑着,妖娆而美丽,看着楼下惊慌失措的女儿,她的唇角微微扬起,“云晞,消防车很快就来了,你听话,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摇着头,她不要,妈妈会死的,爸爸已经在医院里了,她不能再失去妈妈。

    “妈妈,求你,下来。”慕云晞哭求着,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右腿却传来一股钻心地疼痛,左手臂一动也不能动。

    她落下来的时候摔伤了。

    “云晞,妈妈太累了。”妘璟轻声说道,楼下的慕云晞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她站在窗边,深深地看了女儿一眼,转身,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“妈妈——”

    慕云晞哭喊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,她只能看到火舌肆虐,那道熟悉的身影却怎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爬起来,拖着受伤的胳膊和腿,往那个方向走了几步,却又停下来,转身朝着庄园外跑。

    她要去找人救妈妈!

    她出生在这座庄园,在这里生活了十二年,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早已熟悉,即便是在黑夜中,也能看清楚路,可她却走得跌跌撞撞,几度摔倒,又几度爬起。

    眼泪混合着汗水不断滴落,她看了一眼火光冲天的房子,忍着疼,咬牙往庄园门口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近郊公路上,一辆黑色的轿车奔驰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面容隐在黑暗中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车厢里很沉默,气氛压抑,司机专心开车,不敢与后座的少年搭话。

    忽然,司机抬眸,看向不远处的天空,往后看了一眼,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少爷,那边好像着火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低着头,像是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司机抿抿唇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少年终于抬起了头,往车窗外看了一眼,黑眸在夜色中黑得发亮,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,继续低着头,面无表情,眸光中一片死寂,伴随着浓得化不开的悲伤。

    司机明白了,不再开口,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掐指一算,今天是个好日子,所以我开文啦!(鼓掌)

    时隔一个多月,我带着新作如约归来,亲爱的你们,可还在?

    新文从今天开始更新,小可爱们,记得收藏评论哦!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