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听说你暗恋我 - 243.喜欢男人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到这个笑容,谈仲祺的脑海中第一个想起的竟然是游谨行。

    游谨行和高倩雪的身上有一种相似的气质,那就是冷,不爱笑。

    他跟游谨行认识这么多年,看见他笑的次数屈指可数,尤其是最近,这人看到他跟看到瘟疫似的,躲得远远的,想想都郁闷。

    想到游谨行,谈仲祺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,接下去的路也没有多开口。

    高倩雪本来也不是多话的人,他不开口,她反倒是松了一口气,这样她更自在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谈仲祺直接将车子开进了小区里,这样也避免了狗仔偷拍。

    “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高倩雪真诚道谢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,“要是有时间的话,改天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笑笑,摆摆手:“不用了,不过是顺道,女孩子以后尽量不要晚上打车,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见他拒绝,高倩雪也没勉强。跟他道别之后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一早,两人一起回小区的一幕就被曝光了。

    谈仲祺还在睡觉,就接到了游谨行的电话,当时他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“拍什么?我跟高倩雪?”谈仲祺语气不自觉拔高了,“我就是送她回家而已,送到了我就回来了,哪个缺德的狗仔干的?”

    游谨行扶额,自己昨晚上不过是先走了,谈仲祺转头就闹出了这样的事情,甚至闹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“热搜我已经撤掉了,不过你家里人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高倩雪虽然只是一个模特,但最近一年来她的热度一直很高,知名度逐渐上升,却一直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的污点和绯闻,这次被狗仔意外拍到,被曝光是自然的,加上有心人的推动,热度上升很快。

    游谨行看到新闻的时候已经迟了,所以虽然撤了热搜,但很难瞒得过谈仲祺的家里人。

    谈仲祺根本不在乎家里人是不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们,不过你查了是谁在背后推动吗,要是让我知道谁在背后搞我,看我怎么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娱乐圈的人,高倩雪即便是名模,但流量也有限,不至于一个晚上时间就被搞上热搜。

    “冯哲。”游谨行淡淡说道,他撤了热搜之后就去查了这件事,一查就查到了。

    谈仲祺没想到冯哲竟然有这个胆子,一时间气得咬牙切齿:“看来这人是皮痒了,上次就该好好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他翻身起床,准备去找冯哲算账。

    “你悠着点。”游谨行劝道,“别闹到警局去。”刚刚上过热搜的人,可是狗仔的跟踪对象,要是谈仲祺打人的事情被人拍到,那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谈仲祺笑眯眯,只是那笑怎么看都透着几分阴森:“放心。我肯定不当众打人,我又不是傻子,我就是找冯哲聊聊人生,聊聊理想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云城某高档会所。

    冯哲正洋洋得意呢,他也没想到狗仔竟然跟他提供了这么有价值的消息。

    冯哲不爽谈仲祺很久了,不过就是出身大家都在发比他好,有什么了不起的,在他面前整天一副趾高气扬、看不起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现在他倒是要看看绯闻都出来了,谈仲祺怎么跟家里人解释。

    等看到热搜被撤了,冯哲也不在乎,想来是谈仲祺自己花钱撤了,不过这个时间点,即便是撤了也晚了,他早就将链接发给了自己的姑姑——谈仲祺的母亲冯芷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冯老爷子的身体不好,冯芷歆就回国了,这段时间一直在云城,而谈仲祺竟然一次都没有露面,甚至就连老爷子的电话都不接了,冯芷歆对他的不满早已达到了顶峰,自己现在不过就是加把火而已。

    冯哲想着谈仲祺马上就要倒霉了,心情就爽的飞起,结果还没等他高兴完,房间的门就被人踹开了,真的是用踹的。

    看着进来的人,冯哲脸上的怒气还没等发作,就瞬间缩了回去,“表......表哥。”

    来的人不是谈仲祺又是谁。

    谈仲祺笑眯眯地走进来,视线包厢里扫了一眼,其他在座的人被他这么一扫,顿时就怂了,不等冯哲说什么,就急匆匆找借口溜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瞬间就只剩下冯哲和谈仲祺两个人。

    谈仲祺坐在冯哲的身边,手搭在他的肩上,漫不经心地开口:“玩了一夜吧?”

    那双搭在肩上的手就像是烙铁一般,让冯哲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让我来的吗,冯哲,你想请我一起玩儿就直接说啊,闹那么大的动静做什么?”谈仲祺依旧是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冯哲被他看得都要哭了,哭丧着脸说道:“表哥,你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少装蒜,我都找到这里来了,你再说你不知道还有意思吗?说吧,将我送上热搜是想做什么?我的热度已经很高了,不需要你锦上添花。”

    冯哲继续装蒜:“表哥,我真的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、”

    “行,听不懂是吧,没关系,不就是上热搜吗,我又不是第一次上。,以前我就觉得你不聪明,现在看来还真是。人人都知道我谈仲祺就是个花花公子,纨绔富二代,跟我有关系的女人多了去了,你凭什么觉得现在将我跟一个模特扯在一起就会不一样?”

    冯哲脸色发白,他之前还真没想到这点,果然是酒喝多了,脑子都秀逗了?

    “冯哲啊,脑子是个好东西,自己没有,就多去看看书,好歹充实一下,别被酒水掏空了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拍着冯哲的脸,冯哲僵直着身子,一动都不敢动,只能带着哭腔说道:“表哥,你真的误会我了,不是我做的,你可是我的亲表哥,我怎么敢这么做呢,要是姑姑知道了,该多伤心啊。”

    不提冯芷歆还好,一提谈仲祺整个人都炸了,揪着他的衣领警告道:“少在我面前提她,你以为我会怕她?冯哲,我这人心眼小,你要是真把我惹急了,你信不信就算是冯芷歆出面也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冯哲脸色惨白,额头冒汗,生怕谈仲祺一拳头下来,战战兢兢地道:“包厢里是有监控的,你不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嗤笑一声,松开他,还抽了张纸巾仔仔细细地擦着自己的手指,一根一根,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“对你动手?我怕脏了我的手,冯哲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冯哲看着他走出包厢,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心中开始后悔昨晚上的一时冲动。越想越害怕,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冯芷歆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姑姑,救我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谈仲祺刚离开会所不久,电话就响了,看了一眼来电,他冷冷一笑,直接关了手机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结果才到家门口,就看到了冷着脸等在那里的冯芷歆。

    冯芷歆看着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皱眉道:“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,有没有一点名门公子的风度?”

    谈仲祺浑身不在意,越过她直接开了门,正准备当着她的面将门给关上,冯芷歆却先一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妈妈,你不请我进去就罢了,竟然还要关门,你的教养呢?”冯芷歆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谈仲祺眉梢轻挑,笑得没心没肺:“哟,不好意思,现在才看到您,请坐请坐。”

    冯芷歆被他的态度弄得额角青筋跳了跳,也不坐下,开门见山地道:“我不管你昨晚上去干什么,跟什么人在一起,但是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许给我闹上新闻,冯家和谈家都是要脸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谈仲祺瘫在沙发上,坐没坐相,漫不经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冯芷歆眉头拧成了一团,继续道:“阿哲是你弟弟,他将这件事告诉我,是为了你好,你怎么可以去威胁人家,阿哲胆子小,被你吓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谈仲祺忍不住笑了,笑得花枝乱颤:“哈哈哈哈,他胆子小?哈哈哈哈哈,我的天,这真的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冯芷歆看着他这样,青筋突突地跳,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住,喝道:“谈仲祺,够了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还在笑,一直到肚子都笑疼了,他才停下来,冷冷地看着冯芷歆:“你今天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番话?冯哲的姑姑还是我的母亲?”

    冯芷歆皱眉: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谈仲祺:“没什么区别,不管你是冯哲的姑姑还是我的母亲,其实都跟我没什么关系,冯芷歆女士,你有句话说得对,我确实没教养,可谁让从小我父母就不管我呢,有人生没人养,可不就是没教养嘛。”

    冯芷歆脸都黑了:“谈仲祺,你给我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“咦,我没好好说话吗,那我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冯芷歆指着他,指尖都在颤抖,深呼吸了好几次,才堪堪压下心中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吵架的,昨晚上的事情我不管你,今天你威胁阿哲的事情我也可以不计较,但是你已经老大不小了,以后不许这样胡闹,我给你安排了几场相亲,都是名媛千金,你去见见,要是有合适的就给我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的脸色变了变,面无表情地盯着冯芷歆,感情是想安排他相亲,他还以为她是为冯哲抱不平来了。看来冯哲在她心里的分量也就那样。

    “相亲?我凭什么听你的安排?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是你的母亲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好一句‘我是你的母亲’,那请问冯芷歆女士,从小到大,你是带过我一天啊还是教过我一句啊,生下来就不管我,你也好意思跟我谈‘母亲’这个词?”

    冯芷歆紧紧捏着手包的带子,厉声道:“谈仲祺,你不要太过分,即便我过去做的不好,我也是生了你的人,这一点你这辈子都无法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若不是如此,你以为你能进这房子?既然话说到这里了,那我们不妨将话说清楚,我的婚事,不是你们联姻的筹码,别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,不然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你好。我给你介绍的人,哪个不优秀,总比你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女朋友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些女朋友再上不得台面,也没有姐妹同嫁一个人,没有抛弃自己的儿子多年来都不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狠狠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,将他的头打得偏向一边。

    冯芷歆气得胸口剧烈起伏,可看着谈仲祺脸上的五指印,心中又隐隐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嘴巴里充斥着铁锈的味道,谈仲祺抬手抹了抹嘴角,果然摸到了血丝,他笑了笑,淡淡地看着冯芷歆。

    “恼羞成怒了?恨不得打死我?要是没打过瘾,你可以继续。哦,对了,我还有件事忘记告诉你,其实那些女朋友都是幌子。我根本不喜欢女人,我喜欢的是男人,你要给我介绍对象也不是不行,但是性别要换一下。”

    冯芷歆脑子里的弦啪地就蹦了,想也不想地拿起手包就往谈仲祺的身上打,谈仲祺也不躲,生生挨了几下,最后还是冯芷歆冷静下来住了手。

    不过谈仲祺那张美得雌雄莫辩的脸上却被手包上的装饰物划了几道,看着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话我就当你是气话,谈仲祺,你也不小了,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,你应该清楚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笑盈盈的,仿佛挨打的人不是他,“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,我真的喜欢男人,难不成要我拉着男人到国外登记结婚你才相信?要是这样的话,可不是不行,我现在就订机票,明天你应该就能见到你的‘儿媳妇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,我不管你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,最后跟你结婚的人必须是女人,我想这件事即便是你爸爸,也是赞同我的,时间地点我已经订好了,你给我准时出现。”

    大约是不想听到谈仲祺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,让她心脏骤停的话,冯芷歆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谈仲祺沉着脸坐在客厅里,良久,轻笑出声,真是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