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听说你暗恋我 - 245.未来的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冯哲回来的很快,结果在家里看到谈仲祺,吓得魂飞魄散,这个阎王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他拔腿就想跑,可老爷子还杵在这里,他哪里敢,只好战战兢兢地坐下来,指望着今天有长辈在这里,谈仲祺能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他讨好地叫道,视线一转,对上谈仲祺的脸,忽然一怔,刚才太害怕了没注意,现在才发现他的脸上竟然有很多伤口,眼珠子转了转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谈仲祺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丝毫不在意脸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倒是冯芷歆,见他回来了,冰冷的脸上顿时笑开,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冯哲一边回答冯芷歆的问题,一边留意着冯老爷子和谈仲祺的脸色,见两人都盯着他看,也没了继续跟冯芷歆闲扯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叫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儿吗?”冯哲小心翼翼地问道,他有种感觉,他要是再跟冯芷歆扯下去,那位阎王就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冯芷歆这才想起正事,温声开口:“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,就是你表哥威胁你的事情,你再跟爷爷好好说说。”

    冯哲心一颤,根本不敢去看老爷子和谈仲祺的脸色。

    那些话他对着冯芷歆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,那是因为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,冯芷歆都会相信他,可老爷子不是冯芷歆,他要是敢说谎,老爷子敢打断他的腿。

    “姑姑,事情都过去了就算了吧,再说了本来也是我的错,我要是不多管闲事,表哥也不会生气,说到底还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谈仲祺就嗤笑一声,冷冷开口:“冯哲,你拿错剧本了吧,白莲花的角色可不适合你这种糙汉子。”

    冯哲的脸绿了绿,却没敢怼回去,明显谈仲祺的心情不太好,这位阎王会动手的主,自己还是小心点。

    “阿哲。”老爷子开口,“将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,一个字都不许漏。”

    冯哲最怕的人是谈仲祺,其次就是冯老爷子,见他开口,一旁还有个谈仲祺盯着,也不敢耍花招,老老实实地将自己买热搜的事情给交代了,说完都不敢去看冯芷歆的脸。

    冯芷歆倒是没有多少意外的神情,但脸色也谈不上好看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要不是谈仲祺自己不小心,哪里有可能会给别人买热搜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当一个人的心都完全偏了的时候,三观也跟着扭曲了。

    冯老爷子定定地看着冯哲,气得手都在颤抖,还是谈仲祺怕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,轻声安慰着他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口那口气好不容易顺些了,看着谈仲祺的神情却越发愧疚了,是他没有教好女儿,也没有教好孙子。

    “仲祺,这件事是你受委屈了,外公对不起你,以后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,不用管别人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别人指的是谁,在场的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冯芷歆不敢置信地看着父亲,“爸,您这说的是什么话,他的性子本来就够野了,你还随他,他岂不是要翻天?”

    “就算天真的塌了,那也有我顶着。”老爷子沉声说道,然后对谈仲祺说道,“这里没你的事儿了,回去好好休息,脸上的伤口好好处理一下,这么俊的脸可不能留下疤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偏心也要有个度。”冯芷歆气急道,“我已经给他安排了相亲,见过之后若是女方不反对,月底就订婚。”

    冯老爷子脸色猛地一变,“你说什么?”刚才无论是冯芷歆还是谈仲祺都没有说到相亲的事情,所以老爷子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谈仲祺闻言,就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,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冯老爷子颤抖着手,指着冯芷歆,“你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儿!”

    冯芷歆蹙眉,不满地道:“爸,我都是为了他好,你看看他,都多大的人了,还每天都不着调的,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他的?能听吗?我给他安排的人都是我精挑细选过的,人家不嫌弃他不务正业已经是十分难得了,还有什么好挑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当妈的吗?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给他安排相亲,谁教你这么做的?”冯老爷子是真的被气到了,原本因为当年的事情,谈仲祺的心中就有疙瘩,不太跟家里人亲近了,冯芷歆这么做,简直就是将这个孩子往外推。

    冯芷歆不以为意:“不给他安排,难道要他像他哥那样娶个不入流的,你看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茶杯的碎裂声陡然响起,吓了在场众人一跳。

    谈仲祺慢条斯理地收回手,笑着道:“抱歉,手滑。”他的脸上虽然笑着,可眼神却冷得吓人,冯哲猛地对上他的眼神,下意识就是一个哆嗦,不自觉往冯芷歆的身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冯芷歆也被儿子这个眼神吓到了,下一刻她就怒了,冷声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谈仲祺笑眯眯:“没什么,只是不想听你那些废话,所以打断你罢了。既然你对我的婚事这么关心,那我也不妨告诉你,你安排的相亲我是不会去的,至于结婚,三个选择,要么,我孤独终老一辈子,要么我现在就找个寺庙出家,又或者我现在就出国找个男人登记,你可以自己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冯芷歆抬手就想去打人,结果却被谈仲祺握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冯芷歆女士,还没打够?你没打够我却挨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谈仲祺,你看看你现在这混蛋的样子,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怎么就生了我这么一个丢人的儿子呢,要不你现在就去发声明,跟我断绝母子关系?”

    冯芷歆寒声道:“你以为我不敢?我告诉你,你要是不听我的,我的财产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笑了:“非常好,我也不想要你的东西,你不是喜欢冯哲吗,你可以将你的财产都留给冯哲,这样我也不必担心拿了黑心钱。”

    母子两个针锋相对,烽烟弥漫。

    冯哲听到这里,心跳忍不住加快,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冯芷歆。

    “够了,你们都给我闭嘴。”冯老爷子发飙,“冯芷歆,你给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冯芷歆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,只是对上老爷子失望又锐利的眼神,终究什么都没说,出去了。冯哲不敢留在这里,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谈仲祺沉默地看着眼前的老人,他今天来这里确实是找老爷子主持公道的,顺便将事情闹大,但也没想将老爷子气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外公,抱歉。”谈仲祺低声道。

    冯老爷子摆摆手:“是我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女儿,仲祺,你跟外公说实话,你跟你......她说的那些是气话还是真心话?”

    这个外孙一直玩世不恭,可不代表他真的一事无成,毕竟这孩子是他从小看到大的,心性如何,他最清楚。

    “外公,不完全是气话。对于婚姻,我确实没有任何想法。”面对这个关心自己的老人,谈仲祺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你哥哥那件事?”

    谈仲祺沉默。

    冯老爷子明白了,叹息道:“罢了罢了,随你吧,到底是你自己的人生,你开心就好,以后不想回来就别回来了,我也老了,活不了几天了,无法护着你了,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眼眶一热:“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好孩子,不过仲祺,人活着总该盼着点什么,虽然她的做法有些过分,但有些话不是没有道理,你真的打算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下去吗?他们的错不该你来承担,即便是你哥哥,那也是他的事情,你总沉浸在过去,外公即便是走了也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我......”谈仲祺嗓子哑的厉害,喉咙发涩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回去好好想想外公的话,你还年轻,外公不想你永远这样活,你不想要冯家谈家的东西,外公理解,可你不能继续浪荡下去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谈仲祺无声点头,“我明白了,外公。”

    离开冯家之后,谈仲祺开着车,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晃,回过神来时,人已经到游氏集团楼下。

    他没有下车,因为正好看到游谨行从大楼里出来,身后跟着秘书、助理等人,他穿西装,神情严肃,认真地听着助理汇报工作,一副精英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的这副样子,是谈仲祺已经熟悉了的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一起长大,游谨行和楚江迟先后回家接手了家业,只有他,因为厌恶,迟迟不肯回归,平时除了管理他们三个一起创立的游戏公司,就是跟一群纨绔子弟吃喝玩乐。就连他度假山庄和餐厅都有专人管理,而他不过是每个月看上一看。

    谈仲祺靠在驾驶座上,闭上了眼,二十九年,浑浑噩噩地活了二十九年,他其实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身边的好兄弟越来越优秀,似乎只有他还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笃笃。”车窗被人敲了敲。

    谈仲祺睁开眼睛,降下车窗,就看到了游谨行。

    游谨行微微蹙着眉,半弯着腰,看着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谈仲祺笑开:“自然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啊,怎么样,我这个兄弟做的够格吧?女朋友也不过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默默看他一眼,从他眼神中看出了什么,顿了顿,问道:“吃过饭了吗?”

    谈仲祺一愣,还真没有,他的作息一向不算规律,今天接到电话,就去了冯家,哪里有时间吃饭。

    “哈哈,当然吃过了,你以为我是你啊,忙起来身体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多了解他,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撒谎,却也没有拆穿他,只是说道:“我没有吃饭,陪我吃一点?”

    谈仲祺爽快地应了。

    早就过了饭点,两人随便找了一家餐厅,游谨行点了几个菜,都是谈仲祺爱吃的。

    谈仲祺笑着跟游谨行分享自己觉得有趣的新闻,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呀。

    游谨行默默听着,也不打断,一直到菜上齐了,才开口说道:“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沉默下来,拿着筷子开吃,只是胃口却不是很好,吃了小半碗就放下了筷子,这才发现游谨行几乎没有动过筷子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饿了,自己不吃?”谈仲祺挑眉。

    游谨行喝了一口桌上的水,神情淡淡:“饿过头了,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谈仲祺点点头,游谨行闻言,结了账,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哪里不明白这人根本是来陪他吃饭的,心中一暖,别看游木头表面上冷冰冰的,心是真的细,以后要是哪个姑娘嫁给他,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。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着,脚步不停,紧紧跟在了游谨行之后,直接跟着他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他摊在游谨行的办公室沙发上,游谨行的助理进来送文件,见到他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目不斜视地将文件放下就走了。

    谈仲祺拿着手机,正在打游戏,打到一半,忽然说道:“游木头,你说我们在云城开一家分公司怎么样?”

    游谨行的动作一顿,定定地看着他:“怎么忽然想起开公司了?”

    虽然将国外的游戏公司交给了谈仲祺一人管理,但因为他懒散的性子,楚江迟和游谨行还是会定时看看公司的发展的。

    三人都不靠公司吃饭,所以在公司稳定之后,也没想过要拓展业务,公司也就一直不温不火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觉得应该勤奋一点,不然太对不起公司里那些为我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员工了,而且国内手游这一块近几年发展迅猛,我觉得不该放弃这块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你突发奇想?”

    谈仲祺挠挠头:“也不算是突发奇想吧,只是以前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,今天忽然想去实践了,你觉得怎样,要是可以的话,我就将江迟也找来,好好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好兄弟要上进了,游谨行自然没意见,楚江迟就更没意见了,只是对谈仲祺突如其来的奋起,心中还存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晚上三人照例聚会,楚江迟看着滔滔不绝讲述着自己公司拓展计划的谈仲祺忽然问道:“仲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不知道为啥,总是莫名心疼游哥,舍不得让他孤独终老,想掰弯谈少的心蠢蠢欲动,我要是真这么做了,会不会被打死啊?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