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听说你暗恋我 - 246.生病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谈仲祺滞了滞,笑问:“什么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江迟蹙了蹙眉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靠在沙发上,手盖在了眼睛上,声音闷闷的:“其实也没怎么,就是觉得过去的自己活得太没有目标了,浑浑噩噩了那么多年,一直在原地踏步,而你们却一直在前进,有些看不起这样的自己,想要奋进了。”

    楚江迟和游谨行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楚江迟:“这是你真实的想法?”

    谈仲祺:“是啊,只是混蛋了那么多年,其他的我也不会,就想从小事做起。”

    楚江迟拍拍他的肩膀:“不要妄自菲薄,这些年公司一直都是你管着,也没倒闭,就说明你还不是废材,燃烧一下,还是能发光发热的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腾地一下坐起来,没好气地瞪着楚江迟:“还是不是兄弟了,这种时候了都不忘损我,绝交绝交。”

    楚江迟微微一笑,还是这样鲜活的样子更适合谈仲祺,之前那死气沉沉的的样子,实在是看得心酸。

    “既然想做就去做。”游谨行淡声说道。谈仲祺刚要感动,就听到他的下半句——“也不是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鼻子都要气歪了,这都是一群什么兄弟啊。他站起来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不喝了不喝了,只会打击我,单方面宣布跟你们绝交一天,不,三天。”

    楚江迟一把拉住他,“行,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自然不是真的要走,顺着楚江迟的台阶下来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“哎,我说认真的,要是这个公司真被我折腾没了怎么办,那里面可是有你们的老婆本啊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:“我暂时没有娶妻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楚江迟笑盈盈:“那点东西可不够给云晞的。”

    谈仲祺:......

    他狠狠翻了一个大白眼,“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大总裁,看不上这点玩意,那就随我折腾了,大不了我喝西北风了就去投奔你们,让你们养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游谨行说道。

    楚江迟笑而不语,只是深深看了游谨行一眼,游谨行只当自己没看见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这一晚之后,谈仲祺忽然就忙起来了,第二天就飞往国外,在国外待了一个多月,回来时整个人都瘦了不少,精神头却很好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他在游戏公司本部彻底了解了一番,制定了开分公司的详细计划,还带回来两个帮手,可谓是忙的连轴转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忙碌却让他感到很踏实,那种感觉,就好像回到了他们三个一起创业的初期,浑身的热血都要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游谨行去接的机,看到这样的他,不知为何,心中忽然就松了一口气,嘴角微微上扬,小小的弧度,却压抑不住快乐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哎,我这次去国外,还去见了我哥。”见到熟悉的人,谈仲祺十分高兴,嘴巴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游谨行安静地听着,闻言,接了一句:“谈大哥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哥挺好的,就是实验室工作太忙了,几乎没有假期,我这次也只是跟他吃了个饭,他知道我要奋起了还夸了我两句。”

    说起自己的哥哥,谈仲祺整个人都是愉悦的。从小他们兄弟的感情就好,若不是当年的那件事,哥哥也不会离家出走,他们兄弟也不至于分开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次真的是累死我了,我现在才发现自己亲力亲为管理一家公司是有多难,不过好歹开了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太勉强自己,还有我和江迟。”游谨行叮嘱一句,虽然很高兴看到他奋起了,可也不想他累着自己。

    谈仲祺不以为意:“哪里就有这么脆弱了,我好歹是个大男人。不过我这次在国外倒是遇见了高倩雪,说起来我跟她是真的挺有缘的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的眼眸忽然一暗,状似无意地问道:“你们怎么遇上了?”

    “被朋友拉去看秀,她正好走秀,就遇见了呗,我还遇见云晞妹妹了呢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这才想起时装周开始了,他其实也接到了邀请函,只是因为工作太忙了,所以就没去。

    那边,谈仲祺还在喋喋不休:“我之前还跟云晞妹妹提议要不就让高倩雪认我做哥哥得了,这么有缘,做一家人多好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侧目:“人家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,我刚跟云晞妹妹说呢,云晞妹妹就警告我不许撩人家,天地良心,我是多正经一个人啊,怎么可能随便撩人呢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虽然没有言语,可嘴角却拉成了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你是。”游谨行语气淡淡,甚至比平时还要淡两分。

    谈仲祺瞪着他:“游木头,你说话可要凭良心啊,我哪里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微信好友,百分之九十都是小姑娘。”游谨行指出事实。

    谈仲祺讪讪,小声辩解:“那都是人家来加我的,可不是我主动去加的人家。啊,我肚子饿了,我们先找地方吃饭吧,飞机餐难吃死了,我饿了十几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他在转移话题,游谨行也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,顺着他的意,找了一家味道不错的餐厅,先喂饱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谈仲祺吃了一个半饱,嘴巴又闲不住了:“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以后嫁给你的姑娘会很幸福了,虽然你整天冷着张脸,但是你有一颗火热的心啊,体贴又周到,还不花心,简直是完美的男友人选,我要是姑娘我就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的心一颤,定定地看着他,只听到谈仲祺又道:“话说江迟和云晞都定下来了,你什么时候也找一个,阿姨可是又跟我抱怨了昂,我看她是真急了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嘴角下沉,淡淡开口:“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谈仲祺耸耸肩:“我?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想法,我没准备结婚的,也不想耽误人家,自己一个人过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遇上喜欢的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一起啊,只是我不能跟人家结婚,不然就那几个人,能闹翻天。哈哈,你还记得吧,我之前跟冯芷歆女士说我喜欢男人,气得她动手打我,后来我当着我外公的面又说了一次,也不知道我外公后来跟她说了什么,竟然这么久了,都没来找我,我还以为她誓要给我安排女人呢,我都想好了,她要是真敢逼我,我就将事情给坐实了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盯着他:“坐实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去国外找个男人登记啊,气死她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找谁?”

    谈仲祺愣了愣,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眼珠子转了转,笑盈盈地道:“我觉得你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眼眸猛地睁大,愣愣地看着他,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,手心冒汗。

    谈仲祺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惊讶的表情,一时间觉得好玩儿,本想憋着,却没忍住,笑出了声:“哈哈哈,看把你吓得,我找谁都不能找你啊,我要是真这么做了,阿姨能拿刀追杀我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垂眸,神情恢复了以往的淡漠,轻声开口: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说什么?”谈仲祺没听清。

    游谨行摇摇头:“没什么,我问你吃饱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他夹了几筷子菜,继续吃,可游谨行却再也没有动过筷子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不吃了?”谈仲祺奇怪,这人的胃口可是越来越差了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。”游谨行神情淡淡,就连眼神都是淡的。

    “游木头,你这样不行,你的胃口怎么跟猫一样,工作强度那么大,还吃得这么少,这不是折腾自己呢嘛,再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给游谨行夹了菜,游谨行看着碗里的菜,盯了好一会儿才拿起筷子,慢慢吃着,只是见到谈仲祺的喜悦终究是淡了。

    谈仲祺回来之后,比之前更忙了,找办公地点,买设备,招人......等等,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他亲力亲为,就连办公室都是他亲手设计的。

    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可那天之后,游谨行就再也没有见过他,再次见到谈仲祺却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晚上,游谨行正准备下班,就接到了谈仲祺的电话,说是喝醉了,让他去接人。

    游谨行自然不可能拒绝,转了一个弯,去接人。

    到达会所包厢的时候,包厢里还剩下谈仲祺以及新招的助理,谈仲祺靠在沙发上,助理正在给他喝水。

    大概是喝了不少的酒,他的脸很白,白得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助理是认识游谨行,见他来了,微微松口气,“游总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眉头微皱,视线落在谈仲祺的身上,嗓音里透着淡淡的不悦:“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喝了不少,白的红的,混着喝,刚才已经吐过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大约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一直闭着眼睛的谈仲祺睁开了眼睛,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,才笑着说道:“游木头,你来啦,我现在身体软的站不起来,你扶我。”

    他伸着手,因为喝了酒,眼尾泛红,平白多了几分桃色。

    游谨行的眸光暗了暗,看了助理一眼,说道:“你先回去吧,我送他回家。”

    助理没有多想,点点头,拿上自己的东西干脆利落地走人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还弥漫着酒味还有未散的女士香水味,游谨行看向谈仲祺,没有伸手去扶:“现在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谈仲祺有片刻的茫然,随即点头,“回。”

    游谨行弯腰,让他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,他扶着他的腰,将人给扶起来。

    游谨行靠在他的身上,呼吸间都是酒气。

    “哎,我现在才发现开公司真的太难了,不过是办个手续,还要请人吃饭喝酒,喝得我都快吐了。”谈仲祺抱怨着,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找家长告状的孩子。

    游谨行安静地听着,扶着他往外走,眸光却十分柔和。

    大概是得不到他的回应,谈仲祺有些不满,“哎,你怎么不理我啊,说你是木头你还真是木头。”

    他小声嘟囔着,听得游谨行十分好笑。

    到了车上,这人倒是十分安静,头一歪就睡着了。游谨行担心他感冒,将外套披在他的身上,盯着他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才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人送到家,谈仲祺就往浴室跑,嘴里嚷嚷着要去洗澡。

    游谨行担心他会摔倒,只能跟了进去,结果这人连衣服都不脱,开了花洒就往自己的身上淋。

    游谨行无奈地按住他的手,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他调了水温,确定谈仲祺可以自己洗了才出去,结果在外面等了很久都不见人出来,心中不免担心,直接开了门进去,只见谈仲祺已经靠坐在地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游谨行的手握着门把手,静静地看了很久,才慢慢走过去,帮他简单冲洗了,扶着人到了床上,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倒是没有生病。

    谈仲祺随他折腾,全程没醒,他太累了,在这场应酬之前,他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星期了,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是他头一回这么认真地去做一件事,并且想要将它做好,可谓是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确定谈仲祺是真的睡着了,游谨行才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一早,睡得迷迷糊糊间,就接到了谈仲祺的电话,嗓子哑的不像话:“谨行,我家里的感冒药放哪里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游谨行本还有些昏沉的脑袋瞬间清醒,坐了起来:“你感冒了?”

    谈仲祺嗯了一声,鼻音很重:“浑身软绵绵的,应该有些发烧,但是我找不到药了。”

    他放东西向来随性,上次游谨行来的时候,帮他整理药箱,可他却找不到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客厅电视柜右边的抽屉里。”游谨行说道,人已经从床上起来了,他歪着脑袋夹着手机,开始换衣服,“你要是找不到就先别找,我半个小时后就到,严重的话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医院。”谈仲祺拒绝,“下午跟人约了谈事情,你告诉我药在哪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了太多的话,他的嗓子疼的厉害,整张脸都皱缩在了一起,五官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游谨行没说别的,只简简单单的两个字: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潇湘的读者都希望我掰弯谈少,书城的读者则持反对意见,好为难啊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