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听说你暗恋我 - 番一 2.放不下的我和你1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萧家。

    萧母坐在儿子的房间里,抱着儿子的相册默默垂泪,五年了,五年来一直都没有儿子的消息,甚至就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她早知道逼着俩人分手的结果是这样,她当初肯定不会那么做的。

    萧父在门外看着妻子,深深地叹了口气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?

    “不要想了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。”萧父开口。

    萧母小心地擦拭了一遍相册,将相册放在床头柜上,房间里还是五年前萧一晗离开时的样子,却打扫得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萧母抹抹眼泪,站起身,离开了儿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怎么这么狠心啊,难道生他养他的父母比不上一个女人吗?”萧母很伤心,被这个儿子伤透了心。

    萧父摇头:“你啊,当时就跟你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,我们不要管那么多,你偏不听,现在又来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不通,难道我对他不好吗?我就他一个儿子,他要我的命我都愿意给他,可他呢,就这么抛下我们两个走了,连个电话都不愿意打给我,这是见我当成仇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萧母越说越伤心,眼泪又忍不住落下来,她是个要强的女人,从小到大都没有掉过几次眼泪,可自从萧一晗离开以后,她几乎日日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这个儿子,真的伤了她的心了。

    萧父揽着妻子,温声安慰道:“别哭了,没有儿子,你不是还有我吗?我会一直陪在你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萧父不是没有埋怨过妻子的强势逼走了儿子,可这几年妻子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,他看得比谁都清楚,要说这件事中谁最伤心,妻子绝对算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想不通啊,那个顾亦遥到底有什么好,有什么好啊。”萧母委屈,她是真的觉得委屈,是,她做的事情是过分了些,可你有不满不能坐下来好好谈吗?离家出走算怎么回事儿?还一走就不回来了,真以为你爸妈的心是铁打的?

    这生的什么儿子啊,还不如不生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这件事不能只怪你一个,萧一晗也有错,是他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萧父安慰着妻子,这也确实是他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他是不太赞同妻子对儿子的专制,但是萧一晗的做法也确实不妥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不好,他从小没有吃过什么苦,万一生病了怎么办,身边没人照顾又怎么办?老萧,我是真的好想他。万一我死了都不能见他最后一面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父微微沉了脸:“别胡说,不会有那一天的,他会回来的。相信我,他迟早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家门外,萧一晗静静地站在门口,听着客厅里母亲的哭声,心脏抽疼,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回家的勇气在这一刻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他轻轻关上家门,缓步走向电梯,如来时一般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昨晚上没等宴会结束他就先走了,回到酒店之后,他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五年来,他一个人在外地打拼,拼的就是一口气,他要证明给父母看,即便没有他们,他也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获得成功,也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安稳舒心的环境。

    最初的两年,他过得很苦,几乎天天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,全年无休,他是凭着这个信念坚持下来的。

    后来,最初的冲动过去,再回想起过去的事情,他也明白自己的决定过于冲动了,母亲即便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可对他的爱从未少过半分,自己的行为怕是在母亲的心上狠狠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,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回来,哪怕是远远看一眼父母和顾亦遥也好,可每每这个念头刚刚升起,就被他给按住了。

    他在害怕。

    这次若不是楚江迟力邀,只怕他依旧不会踏足这片土地。

    萧一晗几乎一夜未眠,想到了自己的父母,想到了顾亦遥,想着曾经的一切,也想着五年来发生的事情,不知不觉一夜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天边的鱼肚白,他终究是没有忍住,打了车来了这个小区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这么多年过去了父母是否还住在这里,也不确定家里的门锁是否换了,他今天是碰运气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父母竟然真的在,甚至还听到了那样的一番对话。

    他几乎狼狈地逃离了那个家。

    啪啪啪——

    他狠狠甩了自己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萧一晗,你就是个混蛋!”他骂道。

    他负了顾亦遥,也伤了父母,他的人生简直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失魂落魄地回到酒店,萧一晗呆愣愣地坐在沙发上,一时间竟对未来产生了几分茫然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,他看了一眼来电,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,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串号码。

    他的手微微颤抖着,直到铃声即将结束,才按下了通话键。

    “遥遥。”他声音温柔,带着不自知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云城吗?”顾亦遥问道。

    萧一晗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区,点头,随即反应过来顾亦遥看不见,忙开口说道: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见面匆忙,都来不及好好说说话,难得你回来,我请你吃个饭吧。”顾亦遥语气轻松,对他就像是对待熟悉的朋友一般。

    萧一晗顿了顿,拒绝的话在舌尖上转了又转,出口的却是:“好,时间地点你来定,我一定准时到,这几天我都在云城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今天晚上吧,正好我晚上有时间。”顾亦遥飞快地说道,像是怕他反悔一般,又说道,“晚上七点,祥云路的水月间餐厅见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就挂点了电话,没有给萧一晗任何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一晗看着挂上的电话,忽然笑了笑,点进手机软件,退了今天下午五点的机票。

    另一边,顾亦遥挂了电话,才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几口,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心的汗。

    从昨晚得到萧一晗的联系方式起,她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主动联系他,天知道她刚才有多紧张,甚至比她第一次跟萧一晗告白还紧张。

    “顾亦遥,你可真是出息了。”顾亦遥暗自唾弃道。随即跑进卧室,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衣服,今晚上要出去吃饭,要穿的漂亮点。

    可试了半天,她也没找到一件满意的衣服,无奈之下给慕云晞去了电话,“云晞,下午有时间吗?陪我出去买衣服吧,我没衣服穿了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可怜巴巴的。

    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顾亦遥要干什么,慕云晞看了一眼熟睡的女儿,小丫头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,即便醒了只要家里有人就行,不会哭闹着非她不可,于是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云晞,我最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已经习惯了她时不时的肉麻,轻笑道:“别贫了,直接到我工作室去吧,正好最近做了一批样衣出来,你可以先选一件。”

    顾亦遥眼睛顿时就亮了,“要不是你已经结婚了,我现在就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慕云晞黑线,“不了不了,我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晚上七点,水月间。

    水月间是这两年才开的餐厅,在云城很是受欢迎,生意很火爆,若不是顾亦遥刚好认识这里的老板,也不能立马订到位置。

    她到的时候萧一晗已经到了,看见他,心跳忽然加快起来,她深吸了一口气,笑着走过去: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摇头:“没有,是我早到了。”他早到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顾亦遥在他对面坐下,眼神却飘忽着,落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两只手的骨节分明,指节上没有戴戒指的痕迹,心中暗暗窃喜,面上却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顾亦遥不说话,打破沉默的是萧一晗,他一边给顾亦遥倒了一杯水,一边开口道:“我点了几道你可能会喜欢吃的菜,也不知道你这几年口味变了没有,你看看菜单,看着再点几道。”

    顾亦遥看都没有看,摇头道:“没变,没看着点就好,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一切我都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说得太轻,顾亦遥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萧一晗笑着摇头,没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啊?”顾亦遥干巴巴地问道,她倒是想一上来就开门见山,可又担心萧一晗对自己其实早已没有了那个意思,贸然开口俩人都尴尬,只好随便找个话题,可话音刚落,她就后悔了,这找的是什么鬼话题。

    萧一晗倒是依旧的好脾气,温声说道:“这几年一直在j省。”

    j省在北方,距离云城,刚好一南一北,难怪这么多年,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出国了。”顾亦遥怅然道。

    萧一眼顿了顿,开口:“原本是有这个打算的。”可是国外距离她太远了,他怕无法及时地得知她的消息,所以留在了国内,只是他高估了自己,即便留在了国内,他也没有勇气去打探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半年前无意中看到的一个采访视频,只怕即便是楚江迟邀请,他也没有勇气回来。

    “还没恭喜你,获得了‘新锐作家’的称谓,《长生》这部电影很好看,你也算是完成了你当初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《长生》是顾亦遥写的第五本小说,也是第一本被搬上大银幕的小说,电影上映之初就大火,连续挂了半个月的微博热搜,连带着顾亦遥这个原著作者也挂了几天热搜榜。

    萧一晗看到的那个视频正是关于《长生》的一个采访视频。视频中有采访原著作者的环节,那是萧一晗第一次见到银幕上的顾亦遥,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,一如初见。

    顾亦遥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没有换笔名。”

    从顾亦遥开始写小说到现在,一直都没有换过笔名,想不知道都难。

    顾亦遥不知道的是,这几年,她写的每一本小说,萧一晗都看过,而且不止一遍,甚至她打赏榜的第一名永远是他。他现在的家里,书柜上整整齐齐摆放着所有顾亦遥的出版小说,一本不落。

    顾亦遥摸摸鼻子,“其实我也没想到能拍成电影,都是运气,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很有才华,写的很好。亦遥,看到你实现了梦想,我为你感到高兴。”萧一晗真心实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顾亦遥潜藏在心底的那个梦想,现在实现了,确实值得高兴。

    顾亦遥心一动,怔怔地看着他,心里的那股冲动越来越强烈,正想开口,萧一晗的电话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顾亦遥点点头,萧一晗也没走开,当着她的面就接了,似乎是工作上的事情,说了没两句就挂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事?我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?”顾亦遥问道,心中多了一丝忐忑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耽误。”他的眸光温柔地注视着她,甚至让顾亦遥产生了一种错觉——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分开五年,他们依旧如当初那般相爱。

    可一回神,就清醒过来,他们确确实实已经分开五年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时间不算晚,顾亦遥想说的话还没说,自然不想这么快跟他分开,于是建议道:“你应该也有好几年没有回过学校了吧,这里距离我们学校也不远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萧一晗自然不会反对,“我没有开车,你有车吗?”

    顾亦遥从包里拿出车钥匙,萧一晗主动接了过去,“我来开。”

    云城大学依旧是原来的样子,今天不是周末,这个时间点校园里还有不少的学生,他们两个出现在这里,反倒有些奇怪——一个穿着长裙,妆容精致;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,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,怎么看都跟校园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不过俩人不是名人,所以即便有人好奇,看上两眼也就不看了。

    顾亦遥走在萧一晗的身边,她今天为了配身上的衣服,特意穿了一双高跟鞋,好看是好看,可走路却不是很舒服,才走了没多久,她就皱起了眉头,这个新鞋磨脚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累了,坐下来休息会儿?”萧一晗开口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