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听说你暗恋我 - 番一3.放不下的我和你2(完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顾亦遥自然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顾亦遥刚坐下,萧一晗就离开了,顾亦遥哎了一声,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去学校超市,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亦遥以为他是渴了,要去买水,没有在意,心中还在想着到底该怎么开口,可想了好一会儿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顾亦遥啊顾亦遥,越长大你越怂。”她低声懊恼着,没有看到萧一晗已经回来了,直到一个高大的人影挡住了路灯。

    顾亦遥刚一抬头,就看到萧一晗蹲了下来,径直握住了她的一只脚,不等她反应,脱了她的鞋子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看了她一眼,顾亦遥剩下的话都吞了回去,小声问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萧一晗看了看她的脚后跟,果然已经磨破皮了,轻叹了口气:“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穿高跟鞋吗?怎么总是这么不听话,脚不疼?”

    那心疼多过责备的语气,含着一丝丝的宠溺,熟悉得令人心悸,顾亦遥的眼眶一热,眼泪差点落下来。

    萧一晗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,然后撕开创口贴,小心地贴在她的伤口上,嘴里说道:“本来想买碘伏给你消消毒的,但是学校超市没有,没有学生卡也没法去医务室配药,你晚上回去的时候注意不要碰水,最好用酒精消毒一下伤口,还有,这几天就不要穿高跟鞋了,尽量穿拖鞋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人忽然就被抱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蹲着,一个坐着,其实这样抱着很不舒服,可顾亦遥却没有松手,她紧紧地抱着这个男人,眼泪不自觉落下来。

    五年了,这个男人离开了五年,她以为她可以放下,可以忘记,他们再见必然已经相忘于江湖,可原来一切都只是她以为。

    她爱他,经过五年时光的发酵,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“萧一晗,我想你。”她哽咽地说道,“这五年来,我每一天都在想你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的心一颤,回抱着她,眼眶发热,鼻子酸酸的,他没有开口,只是紧紧地抱着他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轻轻开口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三个字一出,顾亦遥顿时浑身一僵,脸上的血色在刹那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对不起?

    原来他已经不爱她了吗?原来这五年仅仅只是她自己在单相思吗?

    萧一晗没有察觉到她的不正常,继续说道:“当年是我不够勇敢,才让你承受了这么多,遥遥,对不起,现在我回来了,是否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想清楚了,他已经错过了一次,不想再错过另一次,这是上天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,无论如何,他都要紧紧地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父母不同意也好,无论怎样都好,他只要怀里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顾亦遥还沉浸在萧一晗已经不爱自己的思绪中,听到他后面的话,愣愣地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萧一晗稍稍拉开了她,看着她煞白的脸还有呆滞的眼眸,心中渐渐蒙上了一层忐忑。

    难道说她不愿意?

    “遥遥?”他叫道,带着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顾亦遥回神,结结巴巴地道:“你......你......刚才......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萧一晗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我想跟你在一起,以结婚为目的,你是否还愿意再给我一次照顾你的机会?”

    顾亦遥的眼泪像是决堤了一般落下来,不断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说好了,这是最后一次,你要是再放开我,我就再也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笑,却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好,这次我再也不放开你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当顾亦遥睁开眼睛时,还有些不敢置信,她跟萧一晗就这样复合了?

    刚动了动身子,就察觉到不对,试图转身,腰上的手微微用力,背后的身体就这样靠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带着浓重的刚睡醒的鼻音。

    顾亦遥的心忽然就落了地,不是做梦,是真的,她跟萧一晗真的复合了。

    眼睛里渐渐聚起了光,她的嘴角微扬,“早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抱着她,没有起床的打算,“时间还早,陪我再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嘴上虽然这么应着,但顾亦遥却睡不着了,却也没有动,担心打扰到萧一晗的睡眠,身后的呼吸声清浅而均匀,是令她安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萧一晗的手横在她的腰上,她的手微微下移,覆盖在他的手背上,然后握住。

    她笑了,眼睛亮晶晶的,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。

    身后的萧一晗嘴角勾了勾,抱紧了她,其实,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萧一晗再次站到了家门口,看着这扇紧闭的家门,却怎么也鼓不起打开的勇气。

    他已经向总公司申请调到云城分公司工作了,但是报告批下来还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回来了,他不可能永远不见父母。

    萧父正准备出门买菜,刚打开家门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,他一怔,与萧一晗四目相对,谁也没有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萧,站在门口做什么,忘记东西了?”萧母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。

    等她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是谁时,手里的水杯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,她愣愣地看着儿子,满眼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萧一晗开口,结果话还没说完,就见母亲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母举起手就往他的身上打去,“你还回来做什么,你不是不要父母了吗,谁让你回来的,谁允许你回来的,你走啊,有本事一辈子不要回来,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打,一边喊,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萧一晗闭了闭眼睛,站在原地没有躲。

    “妈,对不起。”是他太过冲动,太过自私,没有考虑父母的感受,既负了遥遥,也负了父母对他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才会有你这样的儿子,我对你不好吗?我不爱你吗?你为了一个女人离家出走,连父母都不要了,萧一晗,你的良心呢?”

    她的头发散乱,哭得声嘶力竭,哪里还有平日里那豪门贵妇的形象。

    萧父看着老妻这个样子,也觉得心酸,这五年,妻子没有一天是好过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妻子发泄地差不多了,再打下去真的要将人给打坏了,连忙上前将妻子给抱住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有话好好说,我们先冷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发泄了一通,萧母也冷静了,看了一眼儿子,没有再说什么,率先走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萧一晗看向父亲,“爸。”

    萧父叹了口气,“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回到熟悉的家,萧一晗却没有丝毫的放松,紧张地看着父母。

    萧母看着儿子脸上被自己的指甲不小心划到的伤口,又忍不住心疼了,可又拉不下脸,于是僵着脸坐在那儿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本该是无话不说的一家人,可此时三人坐在客厅里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萧父打破了沉默,“这次回来还走吗?”

    萧母竖起了耳朵,眼睛虽然没有看儿子,可注意力却都在儿子的身上,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觉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萧一晗眼眸一暗:“不走了,以后就准备留在这里了。我已经向公司打了报告,应该很快就能批下来。”

    原本公司就准备派他去负责云城分公司的,之前是他不愿意回到云城,所以拒绝了,现在他主动申请,公司想来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萧母闻言,悄悄松了口气,暗中捅了捅丈夫的腰。

    萧父继续问道:“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,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萧一晗有问必答:“还好,刚开始确实遇到了一点难题,不过都克服了,后来习惯了倒也不觉得苦。”

    萧父点点头,他能看的出来出去五年,儿子确实长大了,以前是他们给他的保护太过,出去锻炼锻炼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。

    基本上都是萧父问,萧一晗答,从头到尾,萧母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己做错了,可让她向儿子道歉,她还是拉不下脸。

    眼看着午饭时间都要过去了,萧母才想起来还没做饭,看了一眼儿子,起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萧一晗看着母亲的背影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萧父温声开口:“其实你妈妈早就后悔了,这五年来时常以泪洗面,一晗,不管你妈妈做错了什么,但她对你的心绝对真的,可以说,这个世界上,她最爱的人就是你,就连我,都要排在你的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妈的性格强势,以前对你的管制也多了些,可她都是为了你好,这一点不不能怀疑你妈妈的用心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微微低着头:“爸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情,我代你妈妈向你和那个姑娘说一声对不起,希望你能原谅你妈妈,不要恨她,这些年,她是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霍地站起来,扶着想要对他鞠躬的父亲,失声道:“爸,您这是做什么,我没有恨妈妈,我真的没有恨她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是恨的,他那么爱顾亦遥,可他的母亲不仅不接受她,还为难她的家人,当面侮辱她,最后更是让他失去了她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阅历的增长,心中的恨意就渐渐淡了,虽然对那段感情依旧意难平,可对母亲,除了淡去的恨意,还有渐渐增长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爸,当年我也有错,是我没有跟你们好好沟通。”

    萧父定定地看着儿子,知道他说的都是真心话,欣慰地点点头:“你确实是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对不起,当年伤了你跟妈妈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是我们的儿子,我们怎么会怪你,只是以后,不要再走了,我跟你妈年纪大了,经不起再一次的折腾。”

    萧一晗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萧母站在厨房门口,听着客厅里的电话,转过身,悄悄抹了抹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饭后,萧母拿着医药箱坐在萧一晗的身边,冷着脸给他脸上和脖子上的伤口上药,她之前太过激动,没想真伤着儿子,可下手还是重了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脖子和脸上的刮痕,恨声道:“这么大的人了,不知道躲吗?”

    萧一晗微笑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萧母抿着嘴,上药却十分轻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萧母忽然说道,说完,就别扭地偏开了头。

    萧一晗先是一怔,随即笑了,主动抱住了母亲:“妈,我也欠你一句对不起,还有谢谢你不跟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萧母有些不自在,可有些话说出口了,心里反倒是松了口气,眼里不自觉染上了笑,拍拍萧一晗的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萧父静静地看着这一幕,欣慰地笑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夜幕降临,萧一晗才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萧母一呆,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萧一晗知道她误会了,解释道:“我的东西都在酒店,我需要回去整理行李。”

    萧母闻言,松了口气,“那明天开始回家住?”

    萧一晗笑着点头,萧母这才笑了。

    萧一晗顿了顿,眼底闪过一丝犹豫,可还是开口说道:“妈,我跟亦遥,在一起了,这一次,我们准备结婚。”

    萧父和萧母闻言,对视了一眼,谁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客厅里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寂。

    萧一晗刚刚落地的心猛地提起来,他刚刚跟父母缓和了关系,真的不想再闹僵,可顾亦遥又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割舍的。

    “改天带她回家来吃顿饭吧。”萧母忽然开口说道,“我也想找个机会亲自跟她说一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丈夫说得对,做错了事就要学会认错,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,不能再让儿子离开,而且五年的时间都没能让他们分开,那就是注定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又何必再做一次恶人,那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儿子重要,不是吗?

    萧一晗怔怔,他都已经准备好了要跟家里打持久战,甚至在想着要怎么才能劝说母亲接受顾亦遥,没想到母亲竟然先松口了。

    “妈,谢谢你。”萧一晗真心实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萧母摆摆手,儿女都是债。

    “你幸福才是妈妈最大的期盼。”

    只要儿子能幸福,那就什么都好,只可惜,她明白得太晚,幸好老天对她不算太残忍,给了她一个弥补的机会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明天是游哥和祺哥的番外,写完应该就正式完结了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